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> 时尚

大学生毕业后向家里要钱遭父亲责备失联6年

时间:2019-07-12 18:19:50 来源:互联网 阅读:0次

大学生毕业后向家里要钱 遭父亲责备“失联”6年

沙坪坝区看守所,张梅和颜峰母子相见激动不已。   吴珊摄

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……

儿子大学毕业,因找不到工作苦恼不已。他辗转从湖北老家到了重庆,工资也不高,常问家里要几百块生活费。父亲一句不经意的埋怨,却让儿子决定不再跟家里联系。6年多,母亲4次来重庆都为找他,在朝天门看到一个流浪汉像儿子,还想办法做了亲子鉴定。

今年12月3日,沙坪坝区看守所的一通,让这个家庭又重新燃起希望……

“我连做梦都想见儿子一面,这么多年,我真担心他……”前日,在沙坪坝区看守所,年过六旬的湖北黄冈农村妇女张梅,终于看到了6年来日思夜想的儿子颜峰。而在此之前,她曾4次来重庆找儿子。

第1次 一个流浪汉有点像

颜峰是2008年9月彻底与家人失去了联系。2009年春节,家里人担心不已,在老家派出所报了案。父亲颜明说,家人只知道儿子到了重庆,就洗了近20张儿子的照片,委托老家在重庆做生意的朋友,帮忙留意找一下。

2011年下半年,有人给了回复,说在朝天门发现一个流浪汉与颜峰长得很相似……一听到这个消息,全家人都激动不已,立马坐车赶往重庆。

根据线索,颜明夫妇与女儿女婿来到朝天门,在一条背街小巷内找到了一个蓬头垢面的流浪汉。起初一家人都站得远远的,在一旁偷偷抹眼泪的张梅按捺不住,上前用家乡话不停地喊儿子的名字,可流浪汉仍然一动不动,没有任何反应,大家都失望而归。

第2次 带侄女再次来确认

“他一定是我的孩子,我要再去看看。”2012年春节前,张梅不顾家里人反对,带着学医的侄女又来到重庆。

“我偷偷跟了几天,他路过商场看电视的眼神,跟儿子小时候在家一模一样。”张梅说,这个流浪汉不爱说话,性格也跟儿子很像。

“她念子心切,无论谁用什么话去反驳,她都能找到理由说服自己这就是她失去的儿子。”侄女说,张梅虽然知道儿子的眉心有颗痣,流浪汉没有,一定是他把痣取了;儿子听不懂家乡话,可能是误入传销,被人吓傻了……

,在侄女再三解释和劝阻下,张梅这次又半信半疑的回了家。

第3次 学电视做亲子鉴定

回到家乡,张梅仍辗转反侧。今年5月,她偷偷一个人搭乘货车到了重庆,在朝天门又找到了这个流浪汉。

“我是妈妈,你看看我。”无论张梅怎样呼叫,流浪汉仍然无动于衷,眼神空洞。“来,妈妈给你买了些吃的,跟你交换几根头发,好吗?”流浪汉同意了。

随后,张梅花了2700元,将自己的头发和流浪汉的头发交给了重庆一家亲子鉴定中心。

“我不认识字,是从电视上看到可以用这样的方法鉴定。”张梅说,侄女是学医的,她也咨询过。

20多天后,鉴定结果寄到了老家。“报告上说,你跟他没有血缘关系……”当侄女读出鉴定结果时,张梅彻底死了心。

第4次 接到看守所

“请问你是不是颜峰的姐夫?”本月3日晚上,张梅的女婿许先生接到一个来自重庆的,对方自称是重庆沙坪坝区看守所所长蒲晓蓉。

“当时我接了,半信半疑。”许先生表示,对方见他不信,又给了一个座机,让他打过去。他通过查询这个号码,确实是沙区看守所的。

原来,颜峰在沙区一家KTV惹了点事,被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0日。由于他使用的仍是代身份证,没有照片,警方怀疑身份存在问题,便打给家人确认一下……

“找到颜峰了!”全家人都激动不已,连夜买了火车票,第二天就赶到了重庆。6年来,张梅在沙区看守所终于看到了日思夜想的儿子。(文中人物均系化名)

声音

父亲:一句埋怨 给他的800元6年未取

颜峰今年32岁,是武汉一所大学的本科毕业生,学的是自动化专业。8年前毕业后,在武汉没能找到合适工作。2007年10月,他踏上了前往重庆的火车。

“他的工作一直不稳定,换了几个都不满意。”父亲颜明说,儿子性格从小就比较内向,不太愿意与人交流,长大后自尊心强,心思细,想法容易偏执,与家人也很少沟通。主动提出到重庆发展后,起初偶尔打个,还与家里有联系。

可没多久,颜峰就找家里要钱,理由是生活费、买电脑等……颜明打了几次款,每次都是几百元,儿子也都取出来用掉了。

半年后,颜峰又称没有钱了,父亲有些忍不住了,在里埋怨了几句:“别人家的孩子工作了都给家里寄钱,你不仅不寄,还找家里要。”虽然嘴里责备,第二天一早,他还是通过卡折合一的方式,将800元打在了儿子卡上。可是自从这通后,儿子仿佛受了什么打击,再也不往家里打了。

“6年了,我从存折上能看到,一次打的800元钱还在他的卡上,到现在一直没动过,我们也不敢取,怕孩子还有急用。”颜明说,2008年9月,儿子的也打不通了,彻底与家里失去了联系。

儿子:父母黑发变花白 心里很内疚

前日,在沙坪坝看守所见到了正准备离开的颜峰。当他看见10天来一直守候在重庆的父母、姐姐和姐夫时,他再也忍不住泪水,抱在一起哭了起来。

“我记得大学毕业时,父母的头发都是黑的,如今都已变成花白,我的心里很内疚……”面对的采访,颜峰说话声音很小,仍没有平复下来。

他说,2007年10月跟着朋友来到重庆,找到工作都是年底了,在石桥铺卖电脑,一个月收入1000元多点,付完房租,生活费已寥寥无几,实在熬不下去了,才向家里要钱,直到第二年6月份,父亲在里骂了几句。

“那一年特别倒霉,在9月份又掉了,我就给自己找到一个理由,干脆不与家里联系了。”颜峰说,当时自己一直不动用父亲打来的800元钱,就是想争口气,不让家里人瞧不起。

“其实,6年来不是不想与父母联系,而是觉得自己很窝囊,想存点钱再回去。”他说,每次过年都独自在房间里一个人吃年夜饭,有时也会偷偷掉泪,但想到父亲那几句话,他又擦干眼泪,想到一定要争气,给家里带钱回去。就这样,一推再推,一年又复一年,不跟家里联系成了惯性。

“想家里的父母时,不敢打,有点逃避。”他说,自己现在做电子商务,工资已有6000多元,但还没交女朋友,朋友也很少。“如今有了些存款,今年春节准备回家,没想到惹了事进了看守所。”

“我从父亲口中得知88岁的奶奶年迈了,想见我一面。”颜峰说,几天来自己懊悔不已,从看守所出来就要立即回老家。

昨日,了解到,颜峰全家人已踏上回家的火车。

微调查

在重庆的外地人你多久与家人联系一次

陈晓佳(23岁 男 广州人公司职员):每天都会在上跟妈妈爸爸聊天,跟他们在朋友圈上也有互动。不能说等你有钱了才孝敬父母,也不要找理由等你有时间了再回家,可能子欲养而亲不待。

徐哲(29岁 男 浙江人销售人员):有一道亲情计算题,我们到底还能陪父母多久?我们能陪父母家人的时间很少很少。虽然我工作在重庆,但我一般只要有节假日都会回家,父母虽然嘴上不说,但每次回去他们都做我喜欢吃的饭菜,这是幸福的事。

方妮(25岁 女 安徽人 事业单位):我身在异乡,一般一周打次,春节、国庆只要有长假都回去看父母。

专家

亲情不能再等待 在异乡更要多联系父母

重庆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发展与教育心理学教授尹华站:大学生毕业就业压力大,如今是个普遍现象,当看到别的同学成功,会产生一些自卑心理,特别是性格内向的孩子遇到困难时,也不愿与父母沟通。亲情不能再等待,作为父母,应尊重孩子,主动加强与孩子的沟通;作为孩子,应顾及父母的感受,双方应当多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。现在通信络都很方便,远在异乡的孩子,更要多与父母联系。架起亲情的桥梁也是给自己寻找安全感,凡事有家人的理解和支持会更有动力。(重庆商报 付迪西)

山东好的医院治男科
南阳有哪些功能神经外科医院
北海体检科医院哪家好
湖南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

相关文章

一周热门

热点排行

热门精选

友情链接: 职场 怎么宣传自己的微店 行业资讯
媒体合作:

Copyright (c)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.All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京ICP0000001号

RSS订阅网站地图